7.0

2022-08-30发布:

宋祖英功成名就代价惨痛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cjlcmh 于  編輯 

  在北京一座別墅中,美豔動人的歌星宋祖英正在整理明天下午去長沙金鷹獎頒獎晚會的服裝,她是個愛美的人,每次出門,服裝、化妝品要帶一大箱。此時,她心情有些緊張,因爲這次能得什幺獎,她還不清楚,如果不是最佳女歌手獎她就不去了。 

  鈴铛。電話來了,宋祖英趕緊去接電話。 

  “祖英啊,我去問了一下,他們本來是定最佳女民歌手獎,但我爭取了一下,還是把最佳女歌手獎給你。”金鐵林在電話那端說。 

  “謝謝金老師”宋祖英從一個無名歌手成爲如今的天皇巨星,可以說全是金鐵林一手促成,當然,宋祖英感激之余,免不了以身相報了。 

  “你現在在哪裏。”宋祖英問。 

  “就在你樓下。你家那個有沒有在。”金鐵林說。 

  “不在,你上來吧。”宋祖英輕輕說。 

  不一會兒,金鐵林就來到了宋的家中,宋祖英剛回身把門鎖上,金鐵林就從身後抱住了宋祖英豐滿的身子,雙手握住了宋祖英一對豐滿、渾圓的乳房。 

  “嗯 ”宋祖英軟綿綿的靠在了金鐵林的身上,任由金鐵林的手從襯衣的領口伸了進去。推開胸罩,握住了她堅挺、飽滿的乳房,一接觸到宋祖英柔嫩的皮膚,宋祖英的身子不由得顫了一下,金鐵林的手已經把宋祖英的裙子向上撩了起來,手伸到了宋祖英腿中間揉搓著宋祖英敏感嬌嫩的陰部。 

  宋祖英裹著絲襪的雙腿在地上微微的抖著,回身雙手摟著金鐵林的脖子,兩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金鐵林已經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宋祖英圓滾滾的屁股裹在透明的玻璃絲襪裏都在金鐵林的手下顫抖著,金鐵林的手已經伸到了褲襪的腰上要向下拉。 

  “叮鈴鈴~~”石英鍾響了,四點。 

  宋祖英一下想了起來,她老公王申四點鍾上課結束,一般4:20就到家了,趕緊推開了金鐵林∶“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來了,明天上午你來,我家沒人。下午我們一起坐飛機去長沙。快點吧,他四點半就回來了。” 

  金鐵林的手已經在宋祖英的兩腿間伸進褲襪去摸到了宋祖英柔軟濕潤的陰部,手指在宋祖英嬌嫩的肉縫中撫摸著,宋祖英的渾身已經軟軟的了,雙手無力的推著金鐵林的手:“別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來吧,我快點,15分鍾就夠了,來一下吧!”金鐵林把宋祖英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這樣了。” 

  宋祖英的手撫摸著金鐵林粗硬的陰莖,眼睛裏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紅潤紅潤的嘴唇嬌豔欲滴,拉著金鐵林的手按在了自己豐滿的乳房上,金鐵林順勢就把宋祖英臉朝下壓在了書桌上,把宋祖英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著宋祖英褲襪和內褲一起拉了下來。 

  宋祖英雪白的兩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翹著,中間肥厚的兩片陰唇,粉紅的一點正在流出有些混濁的淫水,金鐵林一直手揭開褲腰帶,另一只手在宋祖英柔軟的陰毛和陰唇上撫摸著。 

  金鐵林的陰莖已經硬得像一根鐵棒了,金鐵林雙手把住宋祖英的腰,陰莖頂在宋祖英濕潤的陰唇中間,向前一頂“唧……”的一聲,宋祖英渾身一顫,“啊呀……”的叫了一聲,上身整個軟軟的趴在了桌子上,隨著金鐵林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動,嬌喘連連。 

  由于褲襪和內褲尚挂在腿上,宋祖英的兩腿沒辦法叉得開,下身更是夾得緊緊的,抽插之間強烈的刺激讓宋祖英不停的嬌叫呻吟,但又不敢大聲,緊皺著眉頭、半張著嘴,不停的扭動著圓滾滾的屁股。 

  金鐵林因爲趕時間的緣故,幹得很猛。幹了幾下,宋祖英把腳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雙腳站在地上,翹著腳尖,以便站得穩當些。 

  隨著金鐵林快速的抽送,兩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響,連在一起的地方更是傳出濕漉漉的水聲,宋祖英下身的淫水隨著抽送,順著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幾條水溜。 

  此時宋祖英的丈夫王申已經下班了,走到離家不遠的一個市場,想起宋祖英愛吃西紅柿,就到市場去想給宋祖英買幾個西紅柿。他怎麽想得到,自己美麗端異的妻子此時正在家裏翹著雪白的屁股,讓一個男人粗大的陰莖在後面不停的插入。 

  “啊……啊……”伴隨著宋祖英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金鐵林在一陣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陰莖緊緊的頂在宋祖英的身體深處,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宋祖英的頭向後用力的擡起,腳尖幾乎已經離開了地面,感受著金鐵林的精液沖進了自己身體的最深處。 

  “噗!”的一聲,金鐵林拔出了濕漉漉的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隨著宋祖英下身的抽搐流了出來,順著黑色的陰毛緩緩的流著。金鐵林用身邊一個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褲子,一回身,已經4:28了,宋祖英還軟軟的趴在桌子上,褲襪和一條白色的高腰內褲挂在腿彎,嬌嫩的陰部弄得一塌糊塗,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漬。 

  “快起來吧,我得走了。” 

  宋祖英費力的站起來,穿上鞋,軟綿綿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開著,胸罩推在乳房上邊,白嫩的乳房、粉紅的乳頭若隱若現,裙子落了下來,可褲襪和內褲還亂糟糟的挂在腿彎,束起的長發也已經披散開了,雙眼迷離,臉色绯紅,更添了幾分淫靡的氣息。 

  “明天我在家等你,早點來。”宋祖英一邊說一邊拉起裙子,找了卷衛生紙擦了擦濕乎乎的下身。 

  早晨,想到一會兒金鐵林會來,宋祖英心裏莫名其妙的興奮,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來。王申早晨忽然有了興致,就想和宋祖英……宋祖英剛開始不答應,可一想到自己一會兒要和別的男人做,對自己的老公卻不答應,有點……只好答應了。 

  王申連忙爬上來,興奮地一通抽插,幹得宋祖英也是渾身顫栗。等王申完事的時候,宋祖英摸著王申的東西:“你今天好厲害呀!” 

  金鐵林在王申離家不遠就到了,按宋祖英告訴的在門楣上找到了鑰匙,開門進了屋,聽到宋祖英問了一句“誰呀?”他也沒出聲。 

  推開臥室的門,一看宋祖英還蓋著被子躺在床上,枕頭邊扔著一件黑色的蕾絲花邊胸罩,一條同樣款式的內褲掉在地上,心裏一樂,手就伸到了被裏,摸到了宋祖英柔軟豐滿的乳房,宋祖英“嗯┅┅”的呻吟了一聲,接著用幾乎是呻吟的語聲說∶“快上來。” 

  金鐵林的手順著光滑的身體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陰部也是赤裸裸的。宋祖英分開雙腿,金鐵林的手伸到中間柔軟的肉縫,感覺裏面粘乎乎的。宋祖英一下夾住了他的手∶“他早晨剛弄過了,裏面髒。” 

  金鐵林已經開始脫衣服了:“沒事兒,那樣更好,滑溜。” 

  “去你的!把門鎖上。” 

  金鐵林趕緊把門反鎖了,脫得一絲不挂,挺著粗長的東西爬上了床,兩人一絲不挂的摟在了一起。 

  金鐵林硬硬的東西頂在宋祖英的小腹,宋祖英不由呻吟了一聲,手伸下去摸到了金鐵林的陰莖∶“你好大呀,還這麽硬,怪不得弄的人家都要死了!”